翼's舞_不好好写文誓不为人

这里翼蝶酱!可以叫我小翼或者蝶蝶~盗全龙哑(不分先后!)党,cp杂事,主站瓶邪/黑花/胖云/伞修/韩张/喻黄/方王/林方/双花/双鬼/周江/昊翔/肖戴/魏果/杜柔/莫橙/撒楚/楚夏/扶甘/赤锁/葫芦/高朔……除花瓶/胖潘和刘皓相关cp甚雷之外一切cp只要有萌点都可以接受!欢迎安利www【对我就是传说中的话唠hhh】

【方王】莫名其妙(上)

下文见 @弥秋_宣雅。沉迷学习拒绝更文。 


#cp预警:主方王,带伞修玩儿

#非常ooc!!!


莫名其妙。


这大概是王杰希此刻最大的感受,此时他正抱着一盏煤油灯站在风中凌乱。就在一分钟前一个踏着人字拖,穿着件汗衫,看上去就十分标准的北京大爷,操着一口京腔拉着他尬聊一通不由分说地把煤油灯往他怀里一塞。随后扬长而去,跑的潇洒,跑的浪荡,完全不见老态,独留王杰希在原地目瞪口呆。


罢了罢了,本王就勉为其难地收下这份来自庶民的薄礼吧。唉,本王真是善解民意。


于是他抱着这一盏满是灰尘的煤油灯回到了宿舍。


众所周知,王杰希本人虽懒,但其实也是有点小洁癖的,于是……


“呼……”一阵烟雾从灯上蒸腾而起,吓得王杰希把抹布一扔倒退几步,脑子只剩一句,啊不对,两句话:不好,这雾气有毒!有刁民想害朕!


 雾气渐渐聚合成一个人影。那人影伸个懒腰,居高临下地看着一脸淡(cao)定(dan)的王杰希笑的很和(gou)蔼(tui):


“亲~欢迎使用天界愿望实现系统~我们的宗旨是:‘您的愿望就是我们的目标’~请问你有什么愿望吗?保证童叟无欺包您满意还免费哟亲~~~~~”


“……没有,你可以滚了好走不送。”王杰一脸冷漠。


“亲~很抱歉,您的愿望我无法实现,麻烦换一个呗~”人影晃了一下,这下王杰希清晰的看见对方腰以下是一缕轻烟。好吧确实滚不了……不过煤油灯是可以滚的嘛。王杰希莫名地想,然后就这样被戳中笑点笑成了傻逼。


飘在空中的那位目睹了王杰希从目瞪口呆到笑疯的全过程,不知为何觉得背后一凉:“你笑什么呀,真的不考虑许个愿吗?哥,大哥,眼儿,大眼儿……诶,这个好。大眼儿啊,我这个月的业绩目标可就全靠您了,您能赶紧许个愿吗?”


王杰希这下终于收住笑来,瞪着一双大小看着他说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你到底是谁?”


“我就天界一小公务员,专门帮助他人,助人为乐,活雷锋呐……好吧,我就是帮助别人实现愿望的。大爷,您真不考虑许个愿?”


“大眼儿是什么玩意儿,我叫王杰希,你叫什么?”王杰希直接无视掉了对方的后半句话,说着戳了戳油灯。


“大眼儿……不是,王杰希你别戳我啊……”白烟从中间被分成两半,接着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粘了回去,“我大名方士谦,王杰希小同志你真的不考虑许个愿吗?”


“但我现在暂时没有愿望啊……”王杰希摊手,一脸无辜,“你怎么对许愿这事这么执着呢,等我再想想不行吗?”


“你看这不是上面催得紧嘛,我这个月要是没完成基本业务额度就要被Boss扣工资了……扣了工资就意味着我买不了之前的游戏机,还有手办我没有付尾款呢……”方士谦掰着手指念念叨叨,听得王杰希几乎想把他扔出去:“你为什么非要找我呢?你找其他人去啊!”


“我本体被你抱回去,我也不想啊……”方士谦嘟囔着:“而且是你把我唤醒,我当然找你啊……”


“……”你这刁民是想说这都是本王的错吗???o_O你看着朕的眼睛再说一遍???


一人一灯对视良久,相对无言。最终方士谦弱弱开口:“你……真的不考虑考虑吗?”说着,像小尾巴一样的烟还在王杰希肩膀上摆弄两下。搞得跟撒娇似的,王杰希嘴角抽动,无语地拍开身上的烟。


“真是太莫名其妙了,那个把你送给我的又是什么人?”


“那位也是公务员啊……但他工种和我不太一样,不在一个部门。”


“穿成那样……你确定?”


“怎么,还不允许人有点爱好?要知道,他讲的相声在我们天界也是一绝呢。”


“……你们开心就好。”


王杰希无语,不再理会对方。低头看看手表,才发现他的报道时间快到了,也管不上三七二十一,对方士谦说了句:“那你爱哪去哪呆着哪呆着,我还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便飞快地收拾东西,往门外走,带起的气流让本来就飘忽的人影更加飘渺几分。方士谦伸手实力还愿尔康:“等等……”


回答他的是门被关上的“喀哒”声。


方士谦在房间里翻起白眼,顺带狠狠地朝门的方向比出两个中指,然后化为烟雾缓缓散去。

无人看见一缕几近透明的轻烟顺着门缝溜出来,追上步履匆匆的王杰希,最终悄然钻入他袖口正在反光的金属钮扣中。


而王杰希毫无察觉,急忙拦了辆出租车,一路上催促着司机加速,总算是准时到了比赛现场。



方士谦躲在袖口里,只看见王杰希绞在一起的手指。正琢磨着要不要飘出来看看情况,就看见有人在喊王杰希的名字。


要上台了。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,心跳不自觉地加快,抱着吉他的手都有几分颤抖。舞台上的光比他想象中还要亮得多,王杰希眨眨眼睛,握紧吉他,一步一步,走向那束光。


站定,朝左侧的乐手们点头示意,手指拨动第一根琴弦。歌声顺着电流放大,再放大,充斥着每一个角落。王杰希余光扫过四周有些恍惚,没有想象中的欢呼喝彩。


周围仿佛一片黑暗,而他站在光中。


他索性阖上双眼,不去理会周遭的寂然。少年的声音和着吉他干净的弦音,犹如世间最干净的水滴落在石上,开出最不起眼又最柔软的丛丛芬芳。


大抵天籁之音,也不过如此吧?方士谦想着。


舒缓的弦音随着鼓点的加入缓渐变得明快,标准而清晰的单词在唇齿开合间化为最炽烈最纯粹的情感。他就在耀眼的灯光之下,周围似有无尽星辰为他加冕,奉他为王。


那是年少的意气风发,那是青涩的滚荡情感。

在这一刻,他即是王。



在王杰希看不见的地方,男子及其随意地坐在椅子扶手上,仔细看才会发现他的身形有些透明。他侧过头来,对身边人说:“阿修,这人听起来唱得不错啊,有什么想法没?”


叶修扫了一眼旁边三个正在小声议论的评委,见似乎没有人注意自己,便将手放在嘴边,并皱紧眉头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纠结样,放轻声音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:“咱苏大大看好的人,小的自然是要努力争取啊,声音倒是挺干净的。感情的表达确实不错,人还挺聪明,选了合适的歌。唱功嘛,实在一般,但是有提升空间……”


“叶老师怎么看?”突然他右手边的评委转过头来问道,叶修连忙收声,转过头去,依然是万年不变的标(chao)准(feng)笑脸:“我觉得挺不错的。人我是肯定要争取的。恕我直言,民谣或者有故事的情歌会更适合他的声音。”言下之意更明显不过了,身为民谣代表人物的叶修才是最佳人选。


歌曲已经进入最后的抒情阶段。这一段的伴奏原本是钢琴独奏,但王杰希自己在后面加上了一小段和弦让结束处更显绵长悠远。他听见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叫好和清晰的掌声。他缓缓睁开眼,看着台下四位评委都在对他微笑。


他的身形突然僵了一下,看向最左边那张椅子……的扶手上方。


眼睛正在适应灯光的不适,让王杰希在看见苏沐秋的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。飞快地眨眨眼,那人,不,那非人生物还在,不是幻觉。理智让他控制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,也让他很快判断出来很明显那位和方士谦属于同种生物。王杰希在那一瞬间仿佛听见了自己世界观崩塌的声音,说好的共同建设社会主义呢?!说好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呢?!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?!?!


更让他感到崩坏的是,那位阿飘先生还旁若无人的靠在叶修身上和他咬耳朵,也不知道在说什么,底下的小尾巴还一抖一抖的。此时王杰希真切地感受到了人生是多么的玄幻。世界是假的,我大概也是假的。【大眼儿式微笑】


坐在台下的叶修倒是演技爆表


一脸淡定地假装拍拍衣服上的灰,拍开苏沐秋搭在身上的手。接着一本正经地对王杰希说:“请介绍一下你自己。”


王杰希听着愣了几秒才会一起之前节目给的台本,从善如流地开始自我介绍。接着便是导师们斗嘴抢人环节,叶修表现得尤其勇(chao)猛(feng),一人舌战群儒,出口之言如打蛇七寸般直中命脉,让另外三位导师大呼吐血。然而王杰希的心思并不在这里,一直盯着叶修身边的阿飘先生。不过好在叶修一直是话题的焦点,王杰希的目光并不会显得太突兀。

王杰希站了良久终于到了选择环节,他顺着一贯套路堆了一堆场面话,最终盯着苏沐秋近乎有些急不可耐地喊出叶修的名字。


一切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。王杰希站在舞台中央,叶修走下来与他拥抱,所有人都在为他鼓掌。在那一刻,他听到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,下意识眼风一扫,那是他袖子上的金属纽扣,旋转一周,停了下来,正在反光。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弥秋。翼's舞_不好好写文誓不为人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转载过来...